“70后不愿種地,80后不會種地,90后不談種地?!边@句最近被人們熟知的話,道出了未來“誰來種地”“怎么種地”的隱憂。從2012年到2017年,連續6個中央一號文件都對新型職業農民培育作出了部署,新型職業農民被國家寄予厚望。

數據顯示,目前全國農村實用人才總量目前突破2000萬人,其中新型職業農民超過1500萬人。那么,什么樣的農民可稱為新型職業農民?

新型職業農民,“新”在何處?

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嚴金明:新型職業農民是指主動適應農業現代化生產和產業發展需要,主要依靠農業及相關產業經營獲得收入、以務農為職業的現代農業從業者。

基本要求包括:具備一定文化與科技知識、掌握現代農業生產技能、富有自主創新創業精神、具有職業素養和社會責任感。

對比傳統農民,新型職業農民“新”在以下幾點:具備現代農業生產經營的先進理念;具備現代農業所要求的能力素質;能夠獲得較高的收入,是新農業生產的繼承人與開拓者。

主要培養對象:現階段,新型職業農民的培育對象不僅包括青壯年農民,還包括農機大戶、農村合作社帶頭人、農村實用人才帶頭人和現代青年農場主等多方主體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黨國英: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是實現鄉村振興的重要任務之一。職業農民,不同于傳統意義上的小農戶,其特點如下:

面對市場從事生產經營活動。新型職業農民高度依賴社會分工,面向廣大市場開展生產經營,而不是自給自足。作為市場主體,新型職業農民必須具有成本核算意識、品牌塑造意識和市場風險意識,不僅要面對國內市場的競爭,還面臨著國際市場的競爭。

經營規模比較大。特別是在農產品流通、服務和加工領域,從業者的經營規模很大,甚至可以比肩跨國公司,足以使生產成本降到產生市場競爭力的程度。從我國現實出發,將糧食生產的平均家庭經營規模(約10畝左右)定義為現在的8至15倍比較合理。

依托現代農業經營組織體系。從國際經驗看,在大部分農業生產領域,“巨型合作社+專業化家庭農場”是最具有競爭力的農業經營組織體系。此模式一方面會提高合作社的競爭力,另一方面能讓群體分享農業產業鏈的利益。在農業發達國家,如果沒有這種機制,一般的家庭農場經營者也難以維持生存。

越來越多地采用環境友好的技術從事生產經營。發達國家的有機農業比重一般不超過10%,但大多都重視環境友好技術的利用,并確保大宗農產品的安全生產。

與政府和農業科研機構結成“金三角”。農業生產經營系統、農業科研機構和政府是農業現代化的關鍵性支撐結構,三者結成良性互動關系。

目前,新型職業農民發展面臨哪些問題?應該怎樣破除這些制約?

存在的問題:在農業生產環節,目前仍以小農戶為主。雖然在農業主產區的很多小農戶已經不直接下地操作,但他們仍是土地承包戶,土地不流轉,會對土地規模經營水平提高形成限制;我國農業經營組織體系的現代化水平還較低,規模普遍較小,對增加農民收入的作用相當有限;我國農戶的科技裝備水平總體較低,亟須建立高水平科技推廣體系,讓農民學習更多實用技術。

解決的對策:首先,進一步提高城市化水平,改革城市土地規劃管理體制,改善城市居住形態,方便農村居民遷入城市。其次,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,探索允許承包土地的經營權擔保融資,降低地租水平,提高農業投資者增加土地生產力的積極性。再次,大力支持農民合作社實現跨行政區發展,建立家庭農場分享農業全產業鏈收入的長效機制。特別要引導有條件的大型農業龍頭企業轉型為現代農民合作社。最后,建立以農業大學為主體的農業科技開發和推廣體系,將現有農業科技推廣系統并入其中。

能否成為新型職業農民要看能力素質

很多網友反饋,比起現有的農民,大學生、退伍軍人等群體率先成為新型職業農民的概率更大。專家怎么看?

嚴金明:《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》提出,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,必須破解人才瓶頸制約;要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;加強農村專業人才隊伍建設;發揮科技人才支撐作用;鼓勵社會各界投身鄉村建設。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任務,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必然瞄準在鄉務農農民的培育,但同時也要鼓勵社會各界投身鄉村建設,一手抓培育、一手抓引入。大學生、退伍軍人等具有較高的文化知識水平,對他們進行農業專業知識和技能培訓,能幫助其較快進入新型職業農民角色。

張安錄:大學生和退伍軍人與其他群體相比有自身優勢。他們對家鄉有著固有的眷戀,加上在外地學習和闖蕩的經歷,有助于把好的經驗帶回家。但能否成為新型職業農民,還是取決于他們是否具備新型職業農民應有的基本素質和能力。

新型職業農民與小農戶之間的關系是什么?在“農戶+合作社”“農戶+公司”利益聯結機制中,如何保證農戶利益不受侵害?

張安錄:我國的人地關系、城鄉結構、農村社會形態決定了在今后相當長時期內,規模經營與分散經營、小農戶與新型職業農民會共同存在。新型職業農民與小農戶的利益并不存在結構性矛盾,二者是可以共存、互補的。

首先,新型職業農民的科學經營、管理模式和由此帶來的高收益,可以為小農戶提供示范與借鑒。其次,小農戶可以充分利用新型職業農民的高質量專業技能服務,解決自身在農忙季勞力和技術不足的問題。再次,小農戶可以學習新型職業農民的精細化管理、特色農產品培育和種植等,提高生產效率。最后,小農戶可以通過契約、農業保險等防范市場風險。

嚴金明:新型職業農民與小農戶之間是點與面、先驅與帶動的關系。小農戶是我國農業生產的基本單位,是經濟社會發展的穩定器,目前小農戶經營模式仍然是農業生產的主要組織形式。

“農戶+合作社”與“農戶+公司”的聯合方式主要圍繞農戶承包地,而農戶的根本利益也恰恰在于承包地。新修訂的《農村土地承包法》已明確提出了承包地所有權、承包權與經營權“三權分離”,所有權為農民集體所有,農戶具有承包權和經營權,且根據自身意愿可將經營權流轉給合作社或公司,這在法律層面保護了農民土地的根本利益。政府在這種農戶與合作社、公司利益聯結機制中,應堅守底線意識,維護集體與農民的根本利益,防范資本下鄉圈地,在農戶自愿入社入股的基礎上,有序引導和組織小農戶參與和發展家庭農場、農民專業合作社,完善土地入股、技術合作、利潤分成等利益聯結機制,構建合作互助、風險共擔、互利共贏的長效發展機制。

來源:中國鄉村之聲

 


2019年04月10日

首個農業綠色發展綠皮書發布 六大領域取得重要進展
胡春華:強化農業科技創新 促進鄉村產業振興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新型職業農民“新”在哪兒?什么樣的農民能轉型當新型職業農民?

添加時間:

亚马逊商户如何赚钱